当前位置:5591-健身-奇闻健康我们为什么不支持职场“996”?
我们为什么不支持职场“996”?
2023-03-05

思响哥荐:

“工作996,生病ICU。“最近,这句话成了许多人的口头禅。

所谓“996工作制”,即工作日早9点上班,晚9点下班,且一周工作6天的不成文工作制度。面对职场中越来越普遍的“996”,有人心存怨念,有人甘之如饴;有人口诛笔伐,也有人左右为难。

那么,“996”是否真正合理?随思响哥一起来看!

来源 | 人民论坛杂志及人民论坛网(rmltwz)

作者 |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学研究室主任,研究员、博导 王俊秀

“996”真的合理吗?

随着“996”工作制持续刷屏网络,一时间媒体都在关注“996”现象,人们发现“996”事件可能源于一些员工对某些电商公司宣布实行“996”工作制的不满,纷纷谴责这些公司公然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(以下简称《劳动法》),控诉资本的贪婪。一些电商的“福报论”更是为这个热点狠狠地加了一把火。

“996”事件引出的讨论很多,法律上的讨论基本上是围绕着违反《劳动法》展开的,更多的言论属于谴责资方过度逐利、剥削劳动者的道德审判,许多青年或不是青年的人都表达出对青年生存环境、工作压力的同情和对青年身心健康不利影响的担忧。也有少数人从实行“996”工作制公司的角度,客观分析“996”工作制背后的由经济环境、企业竞争、人力成本提高等构成的大环境。表面看,

“996”事件是由于一些公司违反《劳动法》,强制员工延长工作时间引发的青年员工的不满和抵制。

目前,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。高质量发展不仅涉及生态环保,更需以人为本。社会成员多数都是劳动者,不管是否从事全日制工作,人们每天用各种各样的活动把24小时填满,多少时间休息、多少时间劳动、多少时间用于其它活动,这是人类进化过程、社会发展进程中一个重要的变量,

不仅影响到人们的生存、生活质量,还会影响到人们的健康、快乐和幸福状况。

厌倦“996”?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

当前社会,有着巨大比例的人群正在经历“996”。2018年国家统计局进行了第二次全国时间利用调查,发布了《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》,这次调查的执行时间是2018年5月,调查数据来自11个省(市)的20226个家庭的48580人。

调查中活动的内容分为6大类,每一类活动时间的使用情况如下:

1

第一类是个人生理必需活动,包括睡觉休息、个人卫生护理、用餐或其他饮食活动。调查结果显示,居民一天中个人生理必需活动占了很大一部分时间,平均用时是11小时53分钟,其中男性11小时48分钟,略少于女性的11小时58分钟;工作日和休息日略有差别,工作日是11小时45分钟,休息日是12小时12分钟。

2

第二类是有酬劳动,包括就业工作、家庭生产经营活动,调查结果显示,居民有酬劳动占一天时间的18.3%,平均用时是4小时24分钟。

3

第三类是无酬劳动,包括家务劳动、陪伴照料孩子生活、护送辅导孩子学习、陪伴照料成年家人、购买商品或服务、看病就医、公益活动,平均用时是2小时42分钟。

4

第四类是个人自由支配活动,包括健身锻炼、听广播或音乐、看电视、阅读书报期刊、休闲娱乐、社会交往,这类活动占一天时间的16.4%,平均用时为3小时56分钟。

5

第五类是学习培训,占一天时间的1.9%,平均用时27分钟。

6

第六类为交通活动,占一天时间的2.7%,平均用时为38分钟

这六个类型的活动包含了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,不同方面时间的分配在不同时期是不同的,但整体的变化是随着社会进步的一个优化过程,尽管这一优化的过程可能是缓慢的,但代表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调查结果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居民日常生活中时间使用的概貌,但由于参与每类活动居民的比例不同,报告的主要结果是平均数,看不出特定人群和特定类型的活动。

2017年由内蒙古大学完成的一项类似调查《时间都去哪儿了?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》发现,

我国居民劳动时间减少,休闲社交时间增加,生活品质提升。

与2008年相比,2017年我国居民

每天劳动时间(包括有酬和无酬)

减少0.47小时,休闲社交和自我照料时间

增加0.26小时。该调查还发现,2017年我国工薪劳动者每天净工作时间大于8小时的比例高达42.2%。这一比例与我们之前完成的《美好生活需要调查》得出的结果接近:我们在全国范围调查的9050名18岁以上成年人,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的比例为40.5%。

莫让“996”成为职场明规则

以牺牲健康和幸福为代价,这种“打拼”是不可能长久持续的。时间似乎是公平的,每人每天都是24个小时,但从以上大量的调查数据可以看出,人们24小时时间的使用却是千差万别的。存在一些群体的超时工作,青年人、技术人员、技术工人、农民工这些群体最为突出,即使不考虑工作环境和工作报酬,仅从时间分配上也表现出不公平。

如果工作时间与生活时间不平衡,就会带来身心健康问题。劳动时间的变化是衡量一个社会发展和进步的重要指标,因此,

“996”事件反映出的并不仅仅是部分企业违反《劳动法》的问题,而是应该重视如何从社会系统层面为年轻人减压。

社会对超时工作见怪不怪,使得企业可以公开宣称“996”工作制,

企业家甚至可以把“996”的工作时间美化为一种“福报”,在《劳动法》颁布多年后的今天,这是值得全社会深思的。

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要“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……使人民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更加充实、更有保障、更可持续”。人们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反映在对于时间的支配上,

一个社会人必须是一个劳动者,在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,每个个体还应具有生活时间的自主性。生活时间是现代人以自身为参照设定的时间单元,是一种有别于工作时间的休息、休闲时间,是一种面向心灵、情感(亲情、友情和爱情)的自由生活时间。

延长工作时间无疑会挤占生活时间,影响人们的心理健康和情感生活。生活时间的核心是自由,自由时间在人的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,是人发展的宝贵财富。

社会发展是以人的发展为核心的,也是以人的发展为前提的。那些以企业发展、经济增长、未来愿景等幌子,用生产时间挤占和剥夺人们生活时间的做法都是

违背以人为本的社会发展原则的。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